<i id="kppfw"></i>

<var id="kppfw"></var>

<acronym id="kppfw"><em id="kppfw"><dfn id="kppfw"></dfn></em></acronym>

<u id="kppfw"></u>
<samp id="kppfw"></samp>

<samp id="kppfw"></samp>

<p id="kppfw"><option id="kppfw"><legend id="kppfw"></legend></option></p>
<u id="kppfw"></u>

當前位置:國內 > 正文
視障人士“導盲權”幾時能落地
2021-04-07 14:44:53 來源: 法治日報

視障人士“導盲權”幾時能落地

導盲犬進飯館住酒店遭反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被質疑

● 導盲犬不是普通的寵物犬,而是盲人出行的助手。視障人士使用導盲犬、攜帶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也是國家法律法規賦予盲人的合法權益

● 目前,視障人士的“導盲權”仍遭遇諸多現實困境,一方面是導盲犬數量與視障人士需求之間存在巨大缺口,另一方面是社會公眾對導盲犬接受度不高,視障人士帶導盲犬出行的法定權利難以落地

● 在立法中確定信息無障礙的發展,將信息無障礙納入相關法律法規,包括信息無障礙的發展方向、行業規范、技能

在上海市街頭,一位身穿暗紅色上衣、黑色褲子的女士從馬路牙子上往下走時,一跤摔倒,旁邊是一只黑色犬。

這是日一則在網絡上引發熱議的視頻,視頻中的女士是一位視障人士,黑色犬是一只導盲犬。據媒體報道,她的導盲犬在小區里定點排便而遭到所住小區其他居民投訴甚至驅趕,不得已帶著導盲犬走出小區,不慎摔倒。

《法治日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目前,視障人士的“導盲權”仍遭遇諸多現實困境,一方面是導盲犬數量與視障人士需求之間存在巨大缺口,另一方面是社會公眾對導盲犬接受度不高,視障人士帶導盲犬出行的法定權利難以落地。

導盲犬成盲人出行伙伴

公共場合遇阻增添煩惱

3月21日下午,天氣晴朗,《法治日報》記者如約趕到北京市豐臺區蒲黃榆某小區,采訪視障人士王志華和周彤。

現年39歲的王志華和31歲的周彤是一對夫妻。王志華全盲,雙眼均為義眼;周彤則是先天眼底發育不良,眼部僅有光感。

兩人各自擁有一只導盲犬,王志華的導盲犬名叫“芒果”,周彤的導盲犬名叫“小杰”。

他們的房間收拾得干干凈凈,書架和衣柜上擺放著多張合照,合照中都有兩只導盲犬的身影。面對陌生人,兩只導盲犬表現得很“淡定”,在整個采訪過程中沒有叫一聲,也沒有隨意走動。

王志華在北京市海淀區西二旗一家互聯網公司工作,周彤在北京市大興區一家盲人手游公司擔任新媒體運營。因工作地點離家較遠,他們主要借助公交或地鐵出行,導盲犬成了他們生活中極為重要的出行伙伴。

“從我把芒果領回來,到現在差不多5年時間,我們可以說一年365天都沒有分開過。”王志華用“形影不離”一詞形容自己和導盲犬之間的關系。

在王志華看來,導盲犬給他的出行帶來極大的便利,不僅出行速度比用盲杖時快了很多,而且還帶來了更多的情感慰藉,不過,“帶著芒果出行時,還是遇到過一些麻煩”。

據王志華介紹,他曾帶導盲犬外出就餐,在餐館遭到其他顧客的反對。隔壁桌的老人堅決不同意他帶芒果就餐,哪怕他已經介紹說這是導盲犬,不會咬人,也有相關的證件。此外,王志華在帶導盲犬入住酒店時經常被拒絕,在乘坐地鐵時被其他乘客質疑。

周彤曾經和朋友帶著小杰在小區里遛彎時,因為小杰排便被居民發現,遭到他們的反對。周彤撿拾導盲犬的糞便之后,居民們仍然說“不行,尿液也有味道”,甚至扔石子驅趕導盲犬。

“不是他們不人道,只是他們不知道。不是他們不理解,只是他們不了解。”在采訪過程中,王志華引用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名譽主席鄧樸方的這句話,來表達自己的無奈。

社會化運作致發展緩慢

增加數量尚需多方努力

王志華和周彤的導盲犬都是在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申請的。

據王志華介紹,他在正式獲得領養資格前,需要先提交申請進行排隊,排號臨時,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會派人實地考察申請人的具體情況。“考察在沒有導盲犬的情況下,你能不能拿盲杖正常行走。同時,看你有沒有這種需求,是不是天天出門。此外,還會考察你的收入情況,要求你有穩定的收入,防止領養之后棄養。”

確定符合領養條件之后,王志華專門前往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和領養的導盲犬一起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培訓。

“這段時間的培訓其實主要是針對我,我需要搞清楚它的一舉一動是什么意思,要知道該怎么去命令它,怎么去理解它。再有就是培養個人慣。”王志華稱。

但對于更多的視障人士來說,導盲犬距離他們還是太遠,因為我國的導盲犬遠遠不能滿足需求。

根據中國盲人協會官方網站2019年5月公布的信息顯示,我國有1731萬視力殘疾人,導盲犬的需求量很大。過去十幾年間,遼寧大連、江蘇南京、上海、河南鄭州、廣東廣州、北京等地相繼成立或正在成立導盲犬培訓機構,訓練出160多只導盲犬。

中國盲人協會主席李慶忠在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時介紹稱,在我國,導盲犬訓練雖然已經有十幾年的探索,但仍處在初級階段,“遠遠不能滿足盲人的需要”。

據李慶忠介紹,按照國際導盲犬聯盟的標準,一個國家只有1%以上的視障者使用導盲犬時,才能稱之為導盲犬的普及。按照這個標準,我國對導盲犬的需求數量在17萬只左右。“現在,我國導盲犬的繁育和訓練數量非常有限,機構也很少,導盲犬的數量非常低。”

2018年,《導盲犬》國家標準正式發布。根據國家標準規定,導盲犬需要有完整的血統系譜,三代來源清楚,無攻擊。一只導盲犬在服役前,會經歷兩年左右的寄養和培訓期,學會30多種命令指示,記住5個以上的目的地。

在李慶忠看來,導盲犬行業發展較慢的原因是,這些導盲犬訓練機構主要是依靠社會化的方式運作,即依靠社會資金支持。

“因為導盲犬本身繁育和培訓成本比較高,從它出生到成為合格的導盲犬,中間要耗費很多的人力物力,特別是需要一些專業人員的訓練,所以這個行業還需要更大的支持。這個支持既應該包括社會支持,同時也需要國家從政策層面上提供更多的關照。”李慶忠說。

另外,李慶忠提到,導盲犬專業人員的培養和認證制度在我國還沒有建立起來,包括對導盲犬的認證,“前期訓練合格不合格,基本上是基地自己說了算”。

相關法規細則亟待出臺

推動盲人導盲權利落地

在中國殘聯的推動下,修訂后的殘疾人保障法及2012年制定的《無障礙環境建設條例》特別增加了允許導盲犬進入公共場所的條款。

殘疾人保障法第五十八條規定,盲人攜帶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應當遵守國家有關規定。

《無障礙環境建設條例》第十六條規定,視力殘疾人攜帶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應當遵守國家有關規定,公共場所的工作人員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提供無障礙服務。

李慶忠認為:“導盲犬不是普通的寵物犬,現在很多人都認識不到這一點,導盲犬是盲人出行的助手。視障人士使用導盲犬、攜帶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也是國家法律法規賦予盲人的合法權益。”

中國殘疾人聯合會維權部副主任張東旺告訴《法治日報》記者,社會公眾的無障礙意識包括大家對導盲犬的功能、導盲犬對盲人的重要意義等認識水,還有待提高。

在王志華看來,導盲犬只是盲人“導盲權”中的一部分,“盲道斷裂、拐彎、不合格等現象比較普遍,這就增加了盲人的導盲難度,導致很多盲人不愿意出門。”

張東旺稱:“無論是從國際上《殘疾人權利公約》來講,還是國內的殘疾人保障法、道路交通安全法、《無障礙環境建設條例》,都規定了盲人的出行權利和導盲權利,同時明確規定通過盲道等設施、導盲犬服務、信息化手段,落實盲人的‘導盲權’,這也是盲人參與社會生活的重要權利。”

在張東旺看來,實踐中盲人依法享有的“導盲權”還沒有完全落地,亟待受到重視并有相應的具體制度予以保障。

培訓、資金支持等,通過法律進行規范化規定,保障盲人“導盲權”

本報見記者 孫天驕

本報記者   陳 磊

責任編輯:zN_0746
    亚洲性视频,国产一区日韩二区欧美三区,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中国人在线视频播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