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kppfw"></i>

<var id="kppfw"></var>

<acronym id="kppfw"><em id="kppfw"><dfn id="kppfw"></dfn></em></acronym>

<u id="kppfw"></u>
<samp id="kppfw"></samp>

<samp id="kppfw"></samp>

<p id="kppfw"><option id="kppfw"><legend id="kppfw"></legend></option></p>
<u id="kppfw"></u>

當前位置:國內 > 正文
如何避免保健品坑老的騙局發生?
2021-04-07 14:37:01 來源: 法治日報

保健品坑老為何屢禁不止

◆ 詐騙手段花樣翻新不留證據難以執法

◆ 老人在意健康但缺少識別保健品能力

◆ 出快手下重拳同時加大正面宣傳力度

◆ 增大違法成本震懾潛在制售假違法者

“我老伴兒鬼迷心竅,買了許多保健品,說是能治病,可是一點兒效果都沒有。我和孩子勸她不要上當,她不但不聽,還要跟我分割家產。”廣東省佛山市的陳伯憂慮地說,這事讓他們一家很鬧心。

中國保健協會調查顯示,我國每年保健品銷售額高達2000億元,其中老年消費者占半數以上。巨大的市場讓一些不法分子鋌而走險,采取虛假宣傳、欺詐等手段騙取老年人錢財,嚴重時甚至危害老年人生命健康。

如何加強保健品市場監管?從社會治理角度還應作出哪些努力?近日,《法治日報》記者帶著這些問題進行了深入采訪。

坑老事件屢有發生

近年來,司法機關和行政執法部門聚焦民生等重點領域,不斷強化對保健品市場的監管,始終保持監管高壓態勢,但保健品坑害老年消費者的案事件仍屢有發生。

某生物公司的“金能量”產品“大鹽湖水”號稱含有81種礦物質和微量元素,可以治療心腦血管系統的多種病癥。8萬余瓶“大鹽湖水”賣了2300多萬元,眾多老年消費者上當。這是最高人民檢察院不久前發布的“3·15”食品藥品安全消費者權益保護檢察公益訴訟典型案例中的一例。

經查,江蘇常州某生物公司在未取得食品藥品生產許可的情況下,以進口食品名義從美國購入大鹽湖水成品及原料(氯化鎂)自行勾兌灌裝,通過制作宣傳冊、組織銷售人員冒充專家授課等方式進行宣傳和銷售,導致眾多老年消費者受騙,社會影響惡劣。經專家鑒定,該產品不具備其宣傳的功效,長期或高濃度服用會導致電解質紊亂,造成腹瀉等胃腸道疾病,甚至對心臟產生不良影響。

安徽的何某、羅某成立合肥益天頤添商貿有限公司,采取免費讓老人年體驗紅光治療服務再推銷保健品的方式經營。何某以某基金會總監身份擔任年會講師,低價采購保健品并將其包裝成價格昂貴的“一號疫苗”,號稱可以有效治療高血糖、高血脂等多種老年人常見疾病,只要繳納5000元誠意金就能免費領取兩盒。在他們巧舌如簧的鼓吹下,56名老年人共計被騙62萬余元。

部分老年人子女報警后,涉案人員相繼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近日,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終審裁定,涉案人員受到法律的嚴懲。

不法分子有空可鉆

是什么原因導致保健品坑老問題不能徹底解決?

多位專家和實務部門有關人士將問題的根源歸于兩個方面:騙子抓住老年人關注健康的心理,利用他們對產品認知能力有限的弱點,花樣翻新虛假宣傳誘其上鉤;同時,他們與老年人點對點溝通,以口頭方式誘惑,不留痕跡和證據,讓監管部門難以有效執法。

“老年人身體機能下降,看到身邊不斷有老友離世就會更加在意健康問題,但他們對保健品優劣識別能力不強,容易被坑。”燕山大學高等教育研究中心法律事務辦公室主任閆靜怡分析說,不法分子抓住老年人這種心理,通過免費體檢、“專家”義診、贈送小禮品等方式吸引他們參與,逐步取得信任,再假借旅游名義組織老年人出游,以便遠離其家人干涉,進一步博取信任后順利推銷保健品;有的不法分子在人員聚集場所或酒店、商用辦公樓請“消費者”證明保健品療效之好,請“知名”專家上升到理論高度打消老年人顧慮,反復洗腦誘騙老年人一步步踏入圈套;還有一些不法分子專打感情牌,深入了解老人是否喪偶、子女在不在身邊等情況,先“熱心幫助”贏得信任,再推銷保健品掏空老人錢財。

“一些犯罪嫌疑人供述,他們會給老年人買菜做飯、陪聊天,許多老年人因為人情難拒而妥協,買了他們推銷的保健品。”多地一線辦案檢察官告訴記者。

湖南省岳陽市湘陰縣人民檢察院檢察長何忠偉說:“進入老齡化社會后,老年人失去社會管理和家庭的呵護,不法分子往往乘虛而入。然而,司法機關辦理此類案件時,如何合理合法地取證是一大難題。”

何忠偉的結論來自于湘陰縣政協委員張淼一份有關保健品坑老問題的提案。湘陰縣檢察院曾專門組成專案組進行調查,經過大量走訪后發現,向老年人推銷保健品的人非常警惕,阻止陌生人進入宣傳現場,而且會用唱紅歌、看視頻等形式逃避檢查;老年人被蠱惑后不愿配合調查取證,甚至還認可過期保健品的療效和功能,造成專案組無法取證。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研究相關案件后認為,很多銷售人員把保健的功效惡意夸大為療效,甚至把保健品當成藥品推銷,他們通過“會銷”模式或與老年人點對點溝通、口頭方式進行宣傳,很少留下在法律上有力的證據,讓監管部門難以有效執法。

“口頭宣傳的東西很難定性,就算去現場他們也不會跟我們說對老年人說的那套話,也沒有錄音視頻證據,查處真的很難。”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相關工作人員無奈地對記者說。

綜合治理堵塞漏洞

如何避免保健品坑老的騙局發生?受訪的法律專家和相關部門人士給出自己的建議。

劉俊海認為,首先應加強對虛假宣傳的監管。保健品騙局中的更多問題由虛假宣傳引發,要從根本上解決錯綜復雜的虛假宣傳問題,就需要監管部門出快手、下重拳。

“其次應加大正面宣傳力度,讓老年人充分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科學認識、理性選擇保健品,通過正規途徑購買,認準國家批準的保健食品‘小藍帽’標志,不要選擇未注冊公司的產品。”劉俊海說。

湖北省黃岡市紅安縣市場監管局相關負責人提醒老年消費者,購買保健品之前要仔細查看生產企業及經營者經營資質、產品合格證等是否齊全,認真了解使用說明及保健功效、適宜人群等關鍵內容。如果商家存在誤導消費者、夸大產品療效等虛假宣傳行為,要保留視聽資料等證據,及時向相關部門投訴舉報。

“老年人缺乏溫暖,子女若經常陪伴,打‘親情牌’賣保健品就不易見效。”劉俊海說,子女應該更加關心老年人,從心理上進行疏導,提醒他們不要貪小便宜,不要輕信所謂的療效。

老年人保健品詐騙案件不僅是法律問題,更是社會治理課題。

“保健品推銷人員往往上門推銷,而醫療機構卻很難做到這一點。”閆靜怡建議,如果家庭醫生能夠到老年人家中服務,非法保健品銷售人員能鉆的空子就會少很多。

劉俊海告訴記者,全國“一盤棋”的高壓監管態勢有效凈化了市場環境,但根除保健品亂象關鍵在于持續發力,打好“持久戰”,防止問題死灰復燃。

“要探索推進食品藥品領域提起民事公益訴訟懲罰性賠償訴訟請求,讓違法者痛到不敢再犯。”最高檢第八檢察廳副廳長徐全兵認為,可以通過讓違法者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加大違法成本,從而震懾和警示潛在的制假售假違法者。本報記者 趙婕

責任編輯:zN_0738
    亚洲性视频,国产一区日韩二区欧美三区,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中国人在线视频播放 网站地图